當美國社工價值遇到中國傳統家庭思維~~
星期一和星期二是我一週以來最痛苦的兩天,因為大部分的課都集中於此,而且上課到晚上八點,隔天又要六點起床,(不過幸好王小明都會負責把我叫醒....). 
今早,天還沒亮就趕著去上實習課~最討厭的一門課(老師都故意忽略我,從沒跟我有過眼神交集,還經常把我當空氣一樣,忽視我的存在),然後討論了一堆關於"社工的專業道德與價值",相信社工系的學生一定不陌生;但有趣的是進了實務界以後,鮮少有人把它當做一回事!
下課後,我跑去找老師"麻煩,我問:和案主結束專業關係後,如何完全遵守職業道德,不再和案主連絡? 我的重點是,如果你真的曾經真誠地關心過這個人,和他一起努力去處理他的問題,甚至涉入他的生命並且已經成為他生命的一部份,如何在你離去或結案後,不再與這個人互動(我是指朋友關係的互動,例如寫信,通話或甚至回機構去看看這些人)?尤其你服務的對象是單親或失依的孩子或青少年,在他們成長歷程中,有多少次被遺棄的經驗,如今你因為某些因素無法再提供服務,要如何讓這些孩子明瞭"因為我是專業的社工員,所以我沒辦法再和你連絡,我和你的關係到此為止"??? 一旁的助教Monica說:在專業關係結束後,我從沒有和我的案主再繼續連絡過! 如此地果決; 老師接著說: 總之,這是一個不恰當的行為,違反專業倫理,除非你想被起訴,或喪失你的工作和保險給付! 於是我又反駁說: 如果你是如此的真心在對待別人,然後你服務的人也希望你能關心他們,又或者你的出發點是不希望孩子們再受到傷害,但為了保住工作,而變的如此冷面,會不會顯得有些自私呢? 最後,當然又是無言的結局啦.
後來想想,這個議題確實十分有趣,會不會因文化風俗的不同,而使得台灣的社工實務比較忽略部分由西方所定義的"社工專業核心價值",台灣的社會普遍提倡"多禮"與"重情",會不會是因為這樣,和案主的界線經常模糊不清呢,想想以前,我經常帶山上的孩子去吃飯,如果在這裡,應該已經被政府起訴了吧!?如果真是風俗文化不同,那台灣社工的核心價值與倫理應該會是什麼呢?希望丟出這個議題與大家相互激盪.

n910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Nana
  • 西方個人與專業主義VS東方的道德禮義

    後記:
    今天下午,上完研究法,和來自印度的老師討論了上述的疑問,出乎意料之外,她居然懂得我再說啥,超同理我的!她說她發現印度的社工員也是如此,不論是在專業關係之中(社工員有時會到案主家吃飯),結束關係時亦可能會繼續連絡..她說這是和美國文化不同的地方..,我想,雖然這樣的關係有時會變得很複雜,但是過於強調所謂的專業化,有時卻會讓助人的工作變得很沒有人情味~
  • 小咪
  • 我同意

    我今天也發生類似文化議題的事。

    討論保密這個社工倫理,如果你的案主在咖啡廳工作,你到他工作的咖啡廳工作,他主動和你微笑打招呼問候,不久便去服務其他客人,請問,如果你的朋友問你他是誰,你會怎麼回答?如果朋友問你你怎麼認識他,你會怎麼回答?

    我們是分成小組討論,有人說,要在一開始的時候就說好若以後無預期遇到,便假裝不認識,以避免違反保密原則,我就說,在我們的文化中,如果在路上明明遇到了卻裝作不認識,可能很容易就破壞了原先建立的關係。其實我想說的是,我們所謂的專業關係,若要建立在信賴的基礎上,還要考慮到非專業關係:人情,不像美國人那樣大家說的清清楚楚,說好了就是那樣,在我們看來卻有些無情。

    後來的小組報告,我們這組的發言人沒有把我的觀點提出來,雖然有失落,但我不怪他們,只能說他們在學習尊重多元文化的觀點
    ,但是卻不知如何實踐,他們失去了了解多元文化的機會!
  • 小咪
  • 我同意(續)

    但這樣並不是說,我們的專業關係會變質,應該是說,我們需要更高的智慧去思考平衡這人情與專業關係這個議題,功力要更深阿~
  • Nana
  • 回應美國人對多元文化的實踐

    小咪說的對,我也深有同感.每次分組討論,我總會代表台灣文化發表意見,但是很少有美國人會進一步的探究文化差異,或是感到好奇,他們以為美國的那套社工價值是無敵的,是絕對正確的.記得有次在做實務演練,我扮演案主,另一個人扮演社工員,開始時,社工員自我介紹,並要跟我握手..事後我說大部分的亞洲人不太喜歡一開始就有肢體接觸,尤其在社工體系中,社工應該很少在與案主初次見面時主動要求握手之類的.沒想到同組的其他三人居然異口同聲的"奉勸"我要接受與學習美國文化!真是夠了,我只是想給他們文化學習的機會,畢竟以後他們也可能會接觸到亞洲人阿...我想他們察覺多元文化的能力比我們還遜色許多!!
  • 咪
  • 人情社工

    今天早上在刷牙時,腦中突然迸出來一個名詞:人情社工,這應該是之前在台灣聽到的,前輩們早已有所悟了~

    子茹,下次我們試試看,在我們發表意見時,先這樣說:我想提出我的觀點,讓大家來看看不同文化的做法,這樣以後若遇到亞洲文化的案主時,或許會有些幫助。我們來看看他們的反應會如何?
  • 柿子
  • 社工新生

    奇怪哩
    我們Direct Practice的課程, 老師說還可以有結案後Follow-up的階段
    至於結案後的互動, 可能與專業關係的定義有關?
    我遇到一個很友善的個案母親, 萬聖節分享手工南瓜派, 平日家訪也會準備飲品, 我也迷惑過是不是反而造成個案的負擔呢?

    課堂上的發言
    我們有一個烏干達的同學, 發言時都會直接說, 我來分享我們國家的狀況....
    小組討論時, 我也發現代表發言的同學不一定會把每個人的意見都說出來(這是一定的), 所以我想如果覺得自己的意見真的還不賴, 建議事後補充或是主動代表小組發言...
    感覺妳們兩個都很敢講~~ Great! :P
    我們三個台灣人在Case都還挺悶的, 很沉默, 希望這學期會有改善!!! :D

    介紹一個我同學的網站 東海社工碩一過來的類似交換學生(教育部菁英計畫)
    http://www.wretch.cc/blog/ntittcy

    多多交流呀!
  • nana
  • 希望畢業前去Case逛逛

    前幾天去OU逛,發現學校的風格真的差很多,希望改天去CASE找你們幾個台灣同學,順便看看傳說中的CASE!!
  • 悄悄話
  • xuehui li
  • 这个问题在大陆也引起很多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