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少數;但不是弱勢!!
今天花了一整天閱讀
”Race and Ethnicity in Social Work Practice”老師要求的papers. 滿腦子都是種族,顏色,階級,性別,權力以及被壓迫…”, 在讀到顏色的議題時, 突然覺得很難去同理因為顏色而遭受的歧視, 畢竟在台灣, 顏色很少成為一個議題, 雖然我現在已經成為這個議題底下潛在的受害者. 上課時, 老師談了很多關於prejudice的議題, 關於美國人的偏見, 然後她發了一張單子, 要我們針對她所列的族群寫下我們第一直覺的stereotypes. 
以下是她列出的族群: Fat Woman, Elderly Man, Mexicans, Black Woman, Black Man, Latino Woman, Asian Woman, Asian Man, Native American Man, Drug Man, Teenager, Gay Man, Lesbian, Latino Man, Folks that live in the Ghetto(貧民窟), Native American Woman, Supervisor/Manager/Director, High School Drop-out, Appalachians. 看到這些族群, 第一個進入我腦海的是--弱勢族群, 然後我開始下了一些負面的偏見, 寫著寫著, 自覺的發現, 這是一個陷阱, 一種所謂的Misleading, 這些答案並不是自己真正的想法, 而是一種想要符合老師期待的想法
下課後, 我跑去問老師,為什麼單子上沒有 Fat Man, White Man, White Woman.., 我說, 男性白人, 白人或男性並不是都是族群或階級的優勢者, 真正有權力的人是少數的人(或說男性), 但有更多的男性或白人因為被社會賦予很多期待, 承受更多壓力, 往往也成為社會組織的被壓迫者”, 看看多少白人或白人男性是Homelessness, Drug user, 如果要討論的話, 應該把這些人都納進來. 後來, 老師和我就這個議題討論了將近半小時, 我比手畫腳加上口沫橫飛, 不過好像沒啥結論.

<後記> 在回家的路上, 想了一下自己的動機, 覺得一方面是不甘願自己被放在弱勢族群的名單上(Asian Woman), 然後就想把被歸類為優勢族群但實際上也不完全是的部份白人, 白人男性一起扯進來, 這樣讓我覺得好過一點, 這是民族自尊心使然, 另一方面則是將一堆我們傳統刻板印象中的被壓迫族群放在一起討論, 讓我感覺有更加深標籤化的現象, 如果能更廣面的把其他我們以為是優勢的族群但其實涵蓋了一些被壓迫的事實, 一起納入討論, 我想會更具有整體性!

n910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咪
  • Multicultural Perspectives

    Dear阿茹茹,

    剛好我這禮拜報告的主題就是有關於多元文化,現在的多元文化觀,有比較廣義的思考與定義,我Quate一段話給你看" Great differences may exist within the same cultural gruop than between different cultural groups, and we need to be intraculturally sensitive as well as multiculurally sentitive. 同個族群當中也會因為gender, social/ enconomic class, age, sexual orentation, disability的不同,產生出不同的次文化,看了你分享的內容,反而激發出我對這些族群的看法,進一步去思考如果未來碰到list上的這些類群的人時,我們自己是不是有所謂的偏見或是一般大眾的見解在裡面。

    所有的書都指向在我們為不同"文化"的案主服務時,應該先指向我們自己對於這些文化的觀感,在課堂上老師放了一段影片,是一個亞洲女性(案主)和白人男性(SWr)的對話,案主問了Swr一個問題:你了解Chinese嗎? Worker回答說:我不是很了解,但是你可以告訴我。如果我是案主,我肯定會覺得老娘要換社工!! 雖然社工員不是Super Worker,但是最起碼要有Sensetive。

    就樣你說的,白人男性在某方面來看也是所謂的弱勢(minorty),他們也會因為壓力大,而成為諮商師的案主對吧!

    真希望自己有你的主動和勇氣可以和老師討論這麼多,這是我下星期的目標囉!!
  • 柿子
  • 優勢?弱勢?

    我們一堂談Theories of Oppression & Social Justice, 老師的重點在啟發情勢的改變可能會造成在Target group和優勢團體之間地位的轉變
    同學設計了一個遊戲就是在優勢或弱勢團體中, 再去標示更弱勢者, 例如愛滋感染者或是同性戀者等, 讓人能夠意識或覺察到弱勢者可能的處境
    畢竟要去除偏見確實不容易
    老師還請了一些我們熟悉的弱勢者現身說法與對話(譬如同性戀/變性者, 身心障礙者)
    他們的態度都相當開放, 有的團體還建議社工可以適時轉介個案到相關的社福組織去, 以免偏見或無知造成個案更大的傷害! :P
    我很贊成兩位的看法
    對於弱勢者地位與處境的理解, 也能夠促進和解與互助的可能
    而在那之前, 可能更需要敏感於個人/機構/社會等壓迫或歧視的心態和作為吧!
    加油!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