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美國已經半年又數個月, 一晃眼暑假即將到來. 記得臨行前, 老媽千交代萬囑咐,要我拿到畢業證書才能回台灣, 但看著大部份的台灣同學都開始在訂返鄉的飛機票, 心裡不由自主地焦慮起來, 一來是因為還沒找到正職的暑期工讀機會, 二來對面的室友也要回台灣, 真怕又要像寒假那樣, 悶的發慌了! 最後, 索性把房子退掉, 省房租買飛機票, 準備回家過暑假去!

 

 

雖然決定要回台灣, 我還是相當焦慮, 怕媽媽唸, 也怕沒事作, 所以便開始瘋狂尋覓暑期工讀的機會在美國, 有一種付費的實習制度 (paid internship), 通常是一些電腦工程或其他專業程度較高的行業提供給本科系的學生短期工讀的機會, 通常這些學生會經過正式的面試, 然後錄用 (我有一個同學就面試了三關, 最後才被錄取). 雖然是短期的工讀, 薪水也不是非常高, 學生們還是趨之若鶩, 以便累積實務經驗, 而機構也樂於付費給這些實習生, 畢竟他們的薪水還是比一般職員還便宜許多. 不用懷疑, 美國一些社會福利的機構一樣會付費給實習生(或者協助負擔學費或發放Stipend), 不過這些機構的實習缺通常相對較競爭, 這也是為啥我這個語言不是很流利的老外遲遲沒有去申請這些實習機會的原因了.

我以前在台灣當社工, 所以深知台灣沒有這種制度, 但因為我想好好利用暑假把在學校學到的東西應用到實務工作上, 加上有經濟考量, 我便開始毛遂自薦, 一一投信到各社福機構, 尋求一個機構付費的實習(或者說工讀)的職缺. 我之所以要求機構付費給我 (我只要求最低勞動薪資喔) 是基於以下的論點:

, 我擁有社工學士學位, 並且在台灣當過四年社工員, 實務經驗還算豐富.

, 我目前雖然還是學生, 但憑我的教育及實務經驗, 我有自信自己是位專業的社工人.

, 我有足夠的專業知能, 薪資又比別人低, 雖然只是短期任用, 但仍然能對機構或個案有所貢獻.

當然啦, 儘管自己對自己的專業養成十分有自信, 結果還是令人失望的, 沒有一個機構願意付費給一個小小的實習生(我想有些機構可能以為我是哪來的瘋小子吧), 甚至還有個機構直接問我要不要去當機構志工, 讓我整個無語. 就在我深為找不到工作苦惱的同時, 我看到批批踢上面有人提到 為什麼要付費給實習機構一文, 更讓我開始思考整個實習制度對社工系學生不公平的地方. (請見n91074的推文) 這幾天, 我跟小咪就學生與機構的立場在討論實習付費這件事, 沒錯, 我是同意有些大學生(尤其是大一, 二的實習生) 因受限其專業及經驗的養成, 尚無法視為專業人員, 但研究生去機構實習, 機構應該要多少主動付費給這些已有某種專業水平並具生產力的社工學生吧?

真的很巧, 上機構行為的時候(老師是系上的大老, 長的很像哈利波特裡的校長), 剛好談到“Equity”的議題, 下課時我就衝去問老師, 為什麼很多社工機構不願付費給實習生, 尤其是研究生, 這根本就不符合社會正義原則 (發現在爭論我熟悉的東西時, 英文變的很溜), 老師說這跟社工歷史的發展有關, 很久以前, 社工系的老師為了要讓學生多點實務經驗, 於是把學生帶去機構, 以志願服務的形式讓學生得以在機構裡學習, (上課後, 又有其他同學問了一樣的問題, 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了起來) 老師說他承認體制有很多不公平的地方, 也認為研究生既然已經是具有一定水平的專業人士, 機構理當要付費…..,重點在於, 改變要集結共識, 當多數人對自己的權利有所意識的時候, 也才是改變的時候

我想藉由這篇文章, 把自己的見聞分享給大家, 希望有一天, 台灣的社會工作體制真的看重社工的專業與社工教育的養成, 如同其他專業 (醫生, 護士, 或律師) 願意透過付費的形式, 培養其領域的學生, 並要求學生在實習過程中提供相當質量的服務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91074 的頭像
n91074

Nana 遊美記-社工全記錄

n910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