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讀書,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班級上課的風氣. 老師都擅長鼓勵學生,不管真心或假意,每個老師總是把"Good Job, Interesting, Excellence, and Good point." 掛在嘴邊 (雖然有時我真的想反問老師,好在哪?有趣在哪?); 而學生呢,總是非常踴躍的發表己見(當然經常說的都是一些沒啥重點的意見), 不過,大致上我還是很喜歡這樣的上課方式,因為這讓我感覺授業跟學習是對等且相互尊重的關係.  
快要期末考時,人類行為與社會環境的老師發還給我們期中作業的報告,引起軒然大波,而我在這個風波中受害卻也對學習有不同的體悟. 
這個"白人男教授"是個新手,大學念管理系,master 跟 Phd 才轉戰社工,沒有實務經驗,教書也都照本宣科. 不過因為這堂課對大多數人來說應該要是營養學分,所以也沒啥同學抱怨他的教書方式. 除了期中,期末考外,他還給我們一個case study的期中作業,每個同學需要找一個"個體",用不同發展理論去分析他的"問題或行為模式";此外他還要求我們按照他給的guideline寫,以方便他評分. 作業本身很有趣,不幸的是,他每個星期幾乎都會更改一次guideline的內容,害的已經開始動筆的我,不斷改來改去. 終於,我按著他最後一次要的東西完成我五頁的報告(他說太長或太短都會被扣分),沒想到,努力的結果居然得了個"C"(B才算及格). 班上大多數同學得了跟我一樣的成績,還有一些是D跟E,然後同學們瘋狂的跟老師argue起來. 原本不太在意成績的我,也被同學的激情給煽動了,看到老師在我的paper上寫的東西"個案的問題太多,扣兩分; 理論寫的不完整,扣四分;分類沒分好,扣六分...諸如此類的" 越想越氣,明明我就按照他的guideline寫的ㄚ. 最後老師承認自己有失誤,沒完全按著他發的重點來改,但他也不打算更改班上的成績,因為這樣對其他的多數不公平. 然後又是一陣激烈的argue聲. 
我再也忍不住了,用破破的英文,直接說出心中的想法,一點也不像同學一樣拐彎抹角"我覺得這堂課是在叫我去學習你,而不是去學習這堂課應該學習的東西,我已經很厭倦這種評分的方式,我也不想學習你,請你把重點放在我們的學習上,而不是你自己的想法上" 說畢,班上一陣沉默,然後才又開始argue聲....我默默猜想,大家一定是被我如此直接的陳述給嚇壞了.
這個C的成績,一直影響我到期末考試,一來我開始懷疑其他老師是否也不懂得欣賞學生的努力及各別差異,那我的努力豈不白費,二來我擔心這個老師會對我的成績不利,而影響我的學位,畢竟我可是砸了很多銀子下去...後來事實證明,這個老師還是屈服在學生殷懇的建議之中(這是我個人的揣測啦!).

n9107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91074
  • 同學激烈的爭取成績,讓我對得到C的這件事更加耿耿於懷,我感到很受挫,因為我自認我的努力應該獲得更好的成績以及老師更多的欣賞.此外,看著許多不放棄的同學,縱使積極嘗試各種管道以獲得公平的待遇,例如找系主任溝通,或者寫信給社工教育單位...但似乎都沒辦法影響老師的決定,這讓我更加受挫,感覺又再一次學習到對改變系統的無助與無力感,我幾乎無法專心準備我的期末考試. 就在考最後一科試的前一天晚上,我仔細的想了整件事情,我懷疑在我內心深處真正在乎的是什麼. 然後我想起老師的行為,讓我聯想到社工員對案主提供服務的過程.社工員沉迷並濫用權力的不平等,不管服務是不是案主要的,硬是強加諸於案主身上,然後面不改色的對案主說:我的評估是對的,你有問題,你需要改變,你需要這些服務...這讓我感到噁心至極,也是為啥我會如此憤憤不平的原因~我稱之為power discrimination. 我決定放下爭取成績的念頭,我告訴自己,學習是在自己的心中,當然如果有人能appreciate 那就更好,我決定要寫封信給老師,告訴他,我誠心的希望每個社工老師都是社工人的榜樣,他們應該試圖讓學生在他們身上學習到社工精神,看到他們是如何欣賞各別差異,而不是只會打分數,因為社工精神需要靠身體的力行,是書本和知識學習不來的. 然後我真正的放下連日來的焦躁,好好的睡了一覺,準備翌日的考試.